河北20选5走势图预测
 位置: 首頁 > 侵權判定
淺析建筑作品版權侵權判定規則
來源:國家知識產權局     瀏覽次數:      發布時間:2015年07月03日

  編者按:由于建筑作品涉及的問題復雜,如何處理建筑作品和圖形作品的關系,并確定侵權判定規則,在業界存在爭議。本文對建筑作品和圖形作品之間的關系進行梳理,認為普通建筑的設計圖紙不可隨意復制;而具有獨創性的建筑作品不僅設計圖紙不得隨意復制,建筑外形未經許可也不得仿造。希望這些觀點能為司法實踐中此類問題的解決有所幫助。

  建筑作品的侵權判定在版權領域一直眾說紛紜,原因在于實踐中侵權行為的非典型性超出了立法者當初的預想:有的僅僅是根據建筑效果圖完成建筑施工;有的是根據建筑外形生產其他工業產品;有的是將不能本身構成建筑作品的建筑設計圖改編成高級設計圖并施工……那么,在這些情形中,應當如何處理建筑作品和建筑設計圖、建筑效果圖等圖形作品的關系并確定侵權判定規則呢?

  在我國現行的著作權立法體系中,建筑作品,即以建筑物或者構筑物形式表現的有審美意義的作品,用來完成建筑施工的圖形作品,即為施工繪制的工程設計圖分別屬于不同的作品類型。因此,針對同一幢建筑,用建筑作品和圖形作品保護會獲得完全不同的保護效果,因此,需要對具體情形進行具體分析。

  普通建筑:設計圖紙不得復制

  對于一幢本身不構成作品的建筑而言,無論是直接參考該建筑外觀將其仿制成另一幢建筑,還是直接參考該建筑外觀將其仿制成另一種工業產品,都不構成對建筑設計者版權的侵犯。但是,盡管建筑本身不構成作品,與其對應的建筑設計圖卻一般構成作品。這是因為建筑設計圖除了能反映建筑外形輪廓的“藝術之美”外,還有視圖、尺寸等工程參數反映出來的“科學之美”,體現了嚴謹、精確、簡潔、和諧和對稱,因而作為另外一種審美價值也逐漸被中西方共同接受。因此,將他人的建筑設計圖在圖紙層面上進行復制,無論設計圖對應的建筑能否構成作品,一般都可能會侵犯他人設計圖作為圖形作品的著作權。

  必須指出的是,“建筑設計圖”作為作品受到保護的是其本身的圖形語言,而不是其轉變成建筑之后的美感或者功能。例如,兩位工程師同時繪制了兩張建筑設計圖,一張對應的建筑巧奪天工,另一張對應的建筑則效果平平,則兩張設計圖都可能構成受到著作權法保護的圖形作品。對于普通建筑的設計圖,由于普通建筑并不構成建筑作品,因此,按照設計圖進行施工所得到的建筑,并不構成對設計圖在圖形作品層面上的侵害,這是因為對于此種情形而言,利用的是設計圖紙所包含的技術方案而不是其所承載的某種美感表達,因此并不適用“從平面到立體”的復制規則。這是因為,根據公認的著作權法理論,工藝、操作方法、技術方法和任何具有實用的功能都屬于“思想”的范疇,是不受著作權法保護的。例如,某人寫了一本如何制作書柜的書,有人根據書中的尺寸描述和詳細工藝制造了一個書柜,書的作者是不能要求其承擔侵權責任的,因為制作書柜的人利用的是書的“思想”而沒有“復制”書的表達。同樣的道理,一般的建筑設計圖本身的圖形語言所組成的圖形系統并非最終的建筑實物,而利用建筑設計圖的人感興趣的也并非“復制”這些紙面上的標記、線條和尺寸,而是根據其“思想”指導制造出新的建筑。雖然這種行為也涉嫌侵犯他人其他形式的智力成果,但并不構成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侵權。

  建筑作品:不得仿造與復制

  相對的,對于一幢本身構成作品的建筑而言,則可以獲得非常全面的保護,設計者可以從建筑作品和圖形作品兩方面進行保護。

  首先,作品可以憑借建筑本身的建筑外觀造型或者藝術之美阻止他人構筑相同或者類似的場館。例如,在保時捷公司訴北京泰赫雅特公司一案中,法院認為兩個涉案建筑外觀雖有差異,但構成實質近似,因此判定被告侵權。

  其次,作品可以憑借建筑平面設計圖所反映的建筑外觀造型或者藝術之美阻止他人建筑相同或者類似的場館。這是因為,建筑物外觀的平面設計圖與建筑反映的是相同的建筑造型。從世界各國的立法目的等解釋的角度看,保護建筑作品權利人最重要的方法是阻止他人利用權利人的平面設計圖來建造建筑物,如果這種情形下的“平面到立體”的營造不是“復制”,將會使得作品保護變得毫無意義。司法實踐中,一般也認為從平面到立體的復制,如果復制后得到的產品本身構成作品,則構成著作權法意義上的復制。

  再次,作品可以憑借不構成建筑設計圖(如效果圖、鳥瞰圖)的其他圖紙所反映的藝術之美阻止他人建筑相同或者類似的場館。例如,在上海九加公司訴廣州世泰公司等著作權侵權案中,被告未經許可參照了原告的展臺設計方案搭建了展臺并進行展覽,在整體外觀、內部布局等方面與原告的設計方案極為相似。上海浦東法院經審理認為,涉案設計圖構成美術作品,被告侵犯了原告的作品復制權。該案中,法院認為,與一般的用來指導施工的建筑設計圖不同,涉案展臺設計方案中的鳥瞰圖、透視圖等8幅圖紙不屬于工程設計圖作品,但這些圖紙以繪畫的方式描述了展臺的內外部造型,具有表達上的獨創性和一定藝術美感,構成美術作品,被告未經許可對這一美術作品進行平面到立體的復制,由于再現了一種造型的藝術之美,屬于侵犯作品復制權的行為。

  另外,作品可以憑借建筑本身所反映的外觀造型藝術之美阻止他人制造外觀類似的其他產品。例如,在國家體育場公司訴熊貓煙花集團公司等案中,原告是“鳥巢”建筑作品權利人,而被告等制造、銷售了外形和鳥巢極為近似的“盛放鳥巢”煙花產品。法院認為,對建筑作品著作權的保護,主要是對建筑作品所體現出的獨立于其使用功能之外的藝術美感的保護,只要未經許可,對建筑作品所體現出的藝術美感加以不當使用,即構成對建筑作品著作權的侵犯,而不論此種使用是使用在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中,還是工業產品中,亦即不受所使用載體的限制。從這一案例可以看出,現在流行的將知名度較高的建筑作品(如央視大樓)的外觀造型移用到生活物品(如家具)的外觀設計上,同樣可能侵犯設計者的著作權,并且不能適用著作權法“合理使用”中關于使用室外公共場所藝術作品的規定。(知識產權報 作者 袁博)

河北20选5走势图预测 股票卖出的价格可以自己定吗今日股票行情实时查询五元买中石油股票 泽钜配资 股票交易时间 股票怎么玩 益丰配资 股豆网配资 希恩配资 涨8配资 安全的理财平台 三门峡期货配资 中科匯聯承辦,easysite內容管理系統,portal門戶,輿情監測,搜索引擎,政府門戶,信息公開,電子政務